月凉如水,相念红尘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7 12:56:10



教你用一根网线让两台电脑上网! 三亚旅游局副局长称:在外开会不敢公开身份音画欣赏:吻你爱的旋律【音乐·欣赏】让班主任走向研究性的班级管理实践

精美绝伦现代漂亮人物png抠图【不收藏后悔】新股申购盛宴再启专家总结打新基金干货筛选法★荷塘莲花美景FLASH专辑2艾条与冬至保健家居风水小窍门小米平板乃至整个安卓平板为什么没有手势操作?寻找生活的乐趣,销魂无比的语录罕见空中俯瞰二战壮观画面新手上路:我能问问陆琪是什么人吗?为什么有人讨厌女人关注他?业务员的十大修炼:规划思维(第1页)胆囊炎、胆石症中医秘方大全如果我是日本人我也会支持安倍的政策的原因安倍在参拜了靖国神社之后的民意调查显示,居然有80%的民众认可。这一天我非常的费解,因为之前曾经到访过日本,对日本民众还是比较了解的,但是这么高的支持率却让父母最不该说的话鑰佷腑鍖荤殑鍏昏儍鏂规硶最全的眼线画法有什么价格在7000至9000之间的游戏笔记本推荐?人生如梦我总失眠人生如戏我总笑场劝世歌时装美模【明星八卦】盘点银幕上女星最美丽的瞬间(图)福布斯荐75本经商必读14-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和民主主义有哪些被经纪人搞砸的艺人?【详图细解】正宗四川泡菜的做法职业投资者自我进修成长的三大关键结婚的为老婆留着未婚的给情人留着!

电脑死机原因大全智慧人生:人生就八个字,喜怒哀乐忧愁烦恼刻骨五十句下笔泪成诗【精品图文】结婚的为老婆留着未婚的给情人留着!

 
 

 

月凉如水,相念红尘

 作者:月色如潮      编辑:喜好喜好        

 
 
 
   漫漫红尘路,我若不来,怎与你相遇,你若不来,怎可与我结识?一场繁华,待落尽,谁是谁的梦?谁又是谁的客?一朵花,随缘而绽,缘来如夏花般灿烂,缘去如秋叶般静美,这是怎样的情愫?入夜,月凉如水,如水凉月,捻一缕青烟,让它升华,藏入夜色,消失在黑夜的缺口,挡不住的却是那凉凉的月。红尘中,苍老了谁相念的记忆?这样的夜里,一首歌,几缕思绪,就轻轻从指间敲出,世间的感情莫过于两种:一种是相濡以沫,却厌倦到终老;另一种是相忘于江湖,却怀念到哭泣。
  
  文——月色如潮
  
  静夜如诗,轻轻地翻出自己的思绪,整理一番,那些曾经以为遗失的记忆,原来,可以那么轻易的就被扯出来,说不清,道不明。我以为自己走的够远,远离聒噪的人群,喧哗的世界,原来,我一直徘徊在旧时光的缝隙,我穿梭在这旧时光里,掬一缕缠绵悱恻的心事,洒落在文字里,原来,那无法释怀的情缘,终归抵不过时光荏苒,抵不过三千东流的逝水,抵不过心灵的缝隙,向世人展示着无尽的苍凉。
  
  离歌总是不断,一种寂寥深深,曲终人散,百般无奈,千般揪心。红尘路上,一路走来,繁华凄凉夹杂,许是想为淡如开水的生活添色吧!一蓑烟雨,惊不了波澜的心情,珠珠晶莹的潸然寻迹着那年花开季节的芬芳。有时候,多想,隐悸于天地茫茫的世态炎凉之中,醉意一生的酣畅,笑看红尘,笑看人世,游历于青山绿水,捧一缕山泉,放入心间,任它滋润心田,以一颗坦然心,静看世间冷暖,任风雨凄迷,品悲欢离合,放下,得自在人。
  
  有一种情怀,说不清,道不明,有一种感情,藏于心底,时常聒噪,有一种梦,虽不艳丽,却久久不未曾凋零,心的浪潮,久久不退,该如何,相忘于红尘,相忘于江湖。轻挽怅惘,爱恨离别的碎影在心间滴滴流淌,看岁月流转落叶离枝的悲怆。若说那世俗般痴迷的是无处可寻的等待,可为何那些不舍离去的伤感,依然缱绻在文字的念念不忘了。一时间我满目迷茫,唯有在冬季深处疲惫地眺望,却向何处寻你旧时的模样?
  
  饮一杯浊酒,会醉,可如果能一醉忘红尘,又是怎样的乐事?不会饮酒,持一杯香茗,当成酒来饮,饮尽沧桑事,可留在口中的,却是若有若无的苦,是茶苦还是泪苦?携一缕繁华如梦,挽一份眼眶幽湿美丽的回忆。漫步记忆的章节,拂过荏苒流年的片段,文字在笔尖写尽开花的世界,花开还会落,所以,希望用文字写出一个暖月,温暖这个如水的凉夜,温暖那失了温度的记忆。
  
  清清绿水间,我愿化为溪流,流走山涧,滋润干涸的地心,盈盈花丛间,我愿化作蝶儿,翩翩起舞,缠绵花间,我愿在山间,在花间,化为一缕清风,不知归去。你不知我,我亦不知你,这算不算是解缘?
  
  铺开一张白纸,静静写下自己心中的疑惑,然后让它碎在空气里,让风带走,插在我看不见的天涯!这样的情绪,说我感伤也罢,无奈也罢!
  
  尘缘如梦,淡去无痕,相念,不一定要结果,有些尘事,该放则放,叹一声红尘,如若不是相濡以沫,厌倦到终老;那么就相忘于江湖,尽管会怀念到哭泣。月凉如水,淡化了一抔心事,凉的如一杯白开水,静静品味,其中,淡淡的月光,融入心间,嘴角上扬,做个表情,如若做不到坦然,那么,此后,相念于红尘!

紫罗兰的梦)

 


未化脓用红(白)紫苏叶锤酒贴,枝、头泡酒喝;已化脓用青苔藓加生桐油锤烂贴,可拔“脓头”;

未化脓用红(白)紫苏叶锤酒贴,枝、头泡酒喝;已化脓用青苔藓加生桐油锤烂贴,可拔“脓头”;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ao6.org/dst-news/show-272103251164994.html 转载请注明

分享到: 更多
标签:国际合作与交流 美国奥本大学 龚元石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