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房姐事件续:据称神木富豪排长队注销户口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7 3:46:21



四个国家的小学生守则中国五大名器精品欣赏:陶瓷老子:恍恍惚惚的成功之路心旷神怡景醉人【287】河南一老百姓看《温故1942》后疯掉了

神舟八号飞船发射全程图片回顾(高清大图)长期徒步给身体带来的变化《汉字谜大系》先修身,后管理美国要拿什么来还钱?/马光远安倍接班人竟然是她:身份背景如此惊人!豆汁儿重磅研文!一文看清我国的行政区划及其与新型城镇化发展的“曼妙”未来治慢性咽炎5方电脑有问题,不用找师傅,用“360安全卫士”重装系统!超简单方便!妈妈还能做什么工作?冻奶化开后为什么腥气?梦中的你依然微笑走来金口诀取相图说:专家帮你策划简历骂人语录大全,简短却够独特电商代理团队是否可行?教育的美好姿态有什么专业美剧播放器?《上海通史》第11卷当代政治熊岳之主编不可错过的50个健康生活小常识【人生感悟】 佛说人生二十最…【哲理图文】十二生肖坏运气的化解方法详解改革呼声成两会大看点校长不容忽视的五大激励机制【古装】四大美女之昭君出塞

情花待放10仓央嘉措情歌(汉语版)让法律成为信仰【古装】四大美女之昭君出塞

 

本刊记者神木探秘

龚爱爱与中国式房腐

神木,这个陕北小城,在2013年初春又一次扬名天下。可是此次扬名,并不是因为它是宋代“杨家将”故里、“陕北民歌”源头、陕西第一经济强县,而是因为一个女子——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原副行长龚爱爱。

据北京警方证实,龚爱爱有4个户口,在京拥有41套房产(共9666.6平方米)。仅凭在京的房产和租金,她已是亿万身家,公众因此称她为“房姐”。其实,这只是龚爱爱全部“身家”的冰山一角,在神木、在西安,她也分别拥有两处房产,她还利用虚假身份注册了数家公司,在各地投资项目……

如今,人们关注的已不仅仅是龚爱爱和神木了,全国各地又出现了不少“房叔”、“房婶”,甚至“房爷”,一个中国式房腐的命题正在引起国人的关注。

窑洞里走出的“房姐”

大年初四,环球人物杂志记者从北京出发,一路向西,穿越平原和山脉,几经辗转,于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之时,来到陕北高原上四面环山的神木县城。

城里灯火通明,高楼林立,周围山坡上也点缀着一盏盏彩灯。穿行在县城繁华的东兴街,随处可见各种高档的酒店、会所、夜总会等娱乐场所。惠民路和滨河大道上,宾馆鳞次栉比,与普通的内陆县城相比,这里有着一种显露无遗的气质——富。

路虎太多了,丰田霸道就更稀松平常了。”出租车司机向记者介绍,神木豪车很多,宾利保时捷法拉利 、奔驰、宝马凯迪拉克……世界名车这里几乎都有。“煤老板中,一家买路虎的,一般有五六辆,每辆车都不下百万元。”“不过,现在神木出现了经济危机,路上的豪车得减少2/3。”

采访中,虽然不少人一再强调神木实体经济很强,但不可否认的是,神木过去10年经济的快速发展,是一场围绕煤炭的造富神话。正是在这样一座创造财富神话的县城,才催生了龚爱爱式的人物,而她的倒下,在神木人眼里,也仅仅是神木富豪群体中“不走运”、“被立为靶子”的样本。记者奔赴陕北,试图揭开龚爱爱的人生轨迹和财富之谜。

“她本来也是苦命的娃”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对于“房姐”龚爱爱的评价,神木人自然也极为复杂。

在金融系统工作的白文远(化名)是龚爱爱的高中同学。他告诉记者,上学的时候,龚爱爱并没什么特殊,和同学们的关系也很好。高中毕业后,即便是暴富之后,为人也挺豪爽、随和。“这个人能力和事业心很强,当时在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的前身)干得也很出色。”白文远说,所不同的是龚爱爱真的是有钱了。

龚爱爱在信用社工作的时候,神木的煤炭还处于“没人买”的阶段,她做的存取款业务多是和农民打交道,不少人对她的印象是“爱帮助别人,热心,能说会道”,口碑不错。

“龚爱爱这个女人,确实有本事、有能力,她是一个女强人,很早就和丈夫离婚了,带着两个孩子,单打独斗,积累这么多财富,确实很不简单。这个人有能耐,背景、关系网在神木也是很复杂的,她舅舅是我们神木县的前公安局局长,她表哥是一家集团公司的副总。人家在神木是有势力的,能活动开。”从事煤炭深加工的企业老板张鹏如此告诉记者。

但龚爱爱老家的村民在谈到她时,有了不同的说法。“小时候脑袋瓜子就活,不过后来有钱之后挺霸道的。”神木县城往南20公里外的解家堡乡双卜树村,是龚爱爱的老家,她1964年出生于此,并在这里度过了16年时光。

2月15日,大年初六,记者沿着崎岖的山路,一路打听来到了双卜树村。风从山坡上掠过,卷起一层黄土打在记者脸上。这是一个差不多和十几年前一样贫穷的村落,简陋的窑洞、破旧的瓦房藏在深山之中。村子周围虽有植被,但冬季还是一望无际的土色,显得一片荒凉。全村有20户人家,分布在山坳间,有的户与户之间,需要翻山越岭,有好几里远。与神木北边村镇相比,这里没有矿山,没有煤炭资源,只能靠天吃饭,可谓一个神木,南北两个世界。

“我们村现在没有多少人家了,留在村里的多是60岁上下的人,靠在荒山上一年种一季的大豆、玉米、高粱维持生活,一户年收入万元左右。年轻力壮的人都出去打工了。”一位村民介绍说。记者发现,神木人虽将大年初六称为“小年”,但本应热闹的村庄,依旧寂静得有点让人害怕。

记者走下一个山坡,看到一户在窑洞外晒玉米的人家,经打听,这正是龚爱爱家的老邻居。户主龚先生比龚爱爱小6岁,在他的引领下,记者来到龚爱爱家的老房前。龚先生说,20多年前,龚爱爱全家搬到了县城,这里便成了荒废的窑洞院落。记者上前细看,发现木门紧闭,杂草丛生,院里共有3间窑洞和2个羊圈。

龚先生告诉记者,龚爱爱父母都是农民,有兄弟姐妹8人,5男3女,其中一个男娃过继给了她的五叔。龚爱爱排行老五,两个姐姐,一个失明,一个失聪,“她本来也是苦命的娃”。他说龚爱爱小时候没有什么特别的,唯一特别的是她舅舅当时是县公安局的官,家里有点门路。“只知道后来龚爱爱家有了钱,不知道有这么多的钱。”龚先生说,“龚爱爱有钱之后,给兄弟姐妹每人置办了房产,还每人送一辆丰田霸道的车。”

龚爱爱是村里的名人,但这个名人却没有给予村里丝毫的改变。据村里人爆料,当初山村修路,拨款150万元,龚爱爱的弟弟龚子胜通过她的关系承包了工程,修路花了三四十万,剩下的都进了自己的腰包。如今山路走起来还是一路颠簸。

2008年,龚家在村里买地,修建了陵墓,两亩地大,有4座墓穴,葬着龚家先人。记者看到,龚家陵墓用铁丝网围起,大理石牌坊上刻着“千秋永盛 龚氏”的鎏金大字。据说修陵墓龚家就花了几十万元。当初村民们来帮工,不给一分钱,中午饭也不管。“霸道。”龚先生至今还有些抱怨,当初他也参与了陵墓修建。

“龚行长”的财富密码

1980年起,龚爱爱离开农村,寄住在舅舅家,在神木中学上高中。

2013年2月16日下午,记者来到这所建于1939年,被称为“煤海明珠,塞上名校”的中学。校办公室李主任比龚爱爱晚几届,据他称,龚上学时“只是个普通孩子”,并没有留下太多的故事在校园,因为年代久远,教过她的老师都已退休。

当公安局长的舅舅是龚爱爱人生中的第一个贵人。白文远说,高中毕业后,舅舅就给龚爱爱办了“农转非”,成了城里人,之后又安排她到神木县农村信用联社大柳塔分社工作,当上了信贷员。

在信用社这个圈子里,由于“自身业务发展得好”,龚爱爱开始平步青云,被调到县信用社任稽核科长。2004年,神木县信用社改为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并开设分行,龚爱爱被任命为兴城支行行长。

在兴城支行当行长的6年,是龚爱爱最风光的时候。

“神木其他什么也没有,就是有煤。”龚爱爱当兴城支行行长的时候,正是神木煤价逐步上涨的时期。起初煤老板们缺钱,而龚爱爱拥有极大的放贷权力。白文远告诉记者,龚爱爱就是煤老板的“财神爷”,因为当时四大国有商业银行正处在上市阶段,管得比较严,对贷款条件要求较高,农商行则门槛比较低,只需要信用抵押,有担保人就行。因此,很多人求着“龚行长”借贷,得到帮助的煤矿老板自然会给予不菲的回报,比如入股煤矿,也有可能送以“干股”等。

后经查,龚爱爱不仅入股了煤矿,而且还操控煤矿、炒矿。龚爱爱在兴城支行任行长的时间,与其弟弟龚子胜开始斥巨资控股神木大砭窑煤矿的时间一致。2004年11月,原是国有的神木县神木镇黑石岩村的大砭窑煤矿,被改制为股份制企业。这个事情至今还在当地充满争议,不少职工还在举报。在企业老板张鹏的眼里,这完全是龚爱爱及当时神木有关领导暗箱操作所致,煤矿“私有化”让巨额国有资产就这样流失了。“当时县里的一些领导、干部也在这个煤矿入过股。”

据当地一位熟悉龚爱爱的煤老板爆料,龚爱爱还在大柳塔的贾家畔、店塔的圪针崖等煤矿参股,投资煤矿延伸到榆林市榆阳区、横山县等地,还操控“明盘”(露天煤矿开挖)等,她在神木还涉足娱乐项目。

2010年,龚爱爱调任神木县农商行副行长的时候,又开始踏入了民间借贷的浪潮。由于人脉广,许多人愿意将资金交予她打理。她开始将主要精力和积累的财富用于房地产、融资投资项目,在西安、北京等地购置高档房产。

据白文远分析,龚爱爱集资数额肯定很大,在神木估计有15至20亿元的融资额,都是拿有钱人的钱,主要是圈子里领导干部和煤老板的钱,散户不多。“神木搞房地产炒买炒卖的,其实就是以龚爱爱为代表的几十个女人,这里面的女人有官太太,也有大煤老板的老婆。”

在神木这片土地上,生意场上的成功,往往是攫取政治资本的利器。2010年起,龚爱爱当选榆林市第三届人大代表;2010年和2011年,又分别被评为陕西省“三八红旗手”和全国“三大红旗手”称号。

白文远向记者道出了龚爱爱的财富公关路径——“爱用女性”。“上帝想让你灭亡,必先让你疯狂。龚爱爱有钱的时候,呼风唤雨,手下很多单身女人围着她转,给她当马仔,帮她跑生意,一度做得风风火火。”

但资产泡沫没维持太久就开始破灭了。2012年下半年,近邻鄂尔多斯民间借贷崩盘冲击波来了,加之神木煤炭价格的急剧下滑,以及受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影响,陕北融资市场的恐慌气氛阴云密布。“搞民间借贷的很多人都漏了底,老百姓投进去的钱都要不回来。”被骗的马先生如是说。

而此时,龚爱爱也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她在西安、北京投资的地产项目因诸多问题难以启动;投资的煤矿,因为煤价下跌以及开采量缩减而被套牢;卷进一些“集资案”中的巨款也无法解套,这一切令龚爱爱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白文远说,一度神木人传言龚爱爱企图自杀。

“龚爱爱”身份变幻之谜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清代戏曲大家孔尚任《桃花扇》中的这段唱词,放在龚爱爱身上再恰当不过。

2013年1月16日,网上热传这样的帖子,称陕西神木县农商行副行长龚爱爱在京有20多套房产,总价值近10亿元,且龚氏还有另一个名为“龚仙霞”的身份证。到1月31日,据北京警方通报,龚爱爱在京共拥有41套房产,其中用违法办理的北京户口及身份证所买的10套房产及奥迪车被查封。2月5日,神木警方发布消息称,龚爱爱涉嫌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已于2月4日被刑拘。“房姐”的倒下,仅用了17天的时间。

关于龚爱爱被举报的原因,记者听到3个版本:第一种是因借贷无法追回,“下线”愤怒之下举报了她,尤其是那些煤老板,给龚爱爱投了不少钱;第二种是她的司机告发了她,只有身边人才会知道她在北京工体附近的具体房号,有多少户口,龚爱爱与司机为何闹僵还不得而知;第三种是龚在北京的房产曾租给一家公司做KTV,KTV装修好之后房顶漏水,租户要求赔偿75万元未果,最终成了诉讼案件,龚爱爱被“牵”了出来。

后经查,龚爱爱共有4个户口,4个身份证,两个名字。

“要那么多户口干什么?”记者问。

“你说干啥?隐藏资产呗,这样她觉得安全,遇到一些限购政策,可以多买房产呀!”白文远笑着说。

据警方调查,龚爱爱有一个叫“龚仙霞”的户口,是2006年9月在山西省临县克虎派出所上户的,上户理由是户口补录。半年后,“龚仙霞”户口由山西临县迁到陕西神木,迁入理由是“投靠亲属”。另一个用本名“龚爱爱”的户口,是同样以户口补录的理由在山西吕梁兴县魏家滩派出所上的,时间是2008年11月。一个月后,该“龚爱爱”迁回到神木。而龚爱爱在北京朝阳区的那个户口,则是由北京房山区迁入的,具体上户日期不详。目前,这3个户口都已经注销,相关的涉案人员也已被刑拘和停职。

据接近龚爱爱的人透露,她企图以“龚仙霞”的身份建立起自己的隐形商业帝国。龚爱爱曾以“龚仙霞”为法定代表人,分别在北京、西安、神木三地,注册过西安江东企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北京中烁同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神木正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神木爱丽莎购物广场有限公司,注册资金总额超过5000万元……

“在神木,不光龚爱爱一个人有几个户口,好多有钱的人都存在这种情况,最近去公安局主动销户的人每天要排长队。”白文远说。

“龚爱爱事件”发生后,抛售房产的广告信息充斥神木大街小巷。在神木的东山路,记者注意到,在一处铝制的大展板上密密麻麻地贴着紧急出售房源的广告信息,有粮食局小区的、人民小区的、锦惠园小区的等,这些都是神木每平方米售价过万的房源。

“‘龚爱爱事件’就是一面镜子,既照了自己,也给别人借鉴,对神木来说,也是一件好事。”一位接受采访的神木人这样评价。

“房姐”今何在

据接近警方人士透露的消息,龚爱爱在北京被抓后,由神木警方派车押解回榆林,目前关押在榆林市靖边县看守所。见过龚爱爱的人说,“她跟原来比,就像是两个人,憔悴得不行”。

2月17日,记者从神木出发,向西南穿过榆林市区,跑了500里,来到另一个油城——靖边县。靖边看守所位于县城东南榆林炼油厂西高坡上,这是陕北地区最大的看守所,也是全国标兵看守所。紧挨着看守所驻守着靖边武警中队,武警官兵们正在操练。

当天是周日,本属于规定的探视日,但记者看到不少来探视的人因被拒,最终只能哭着离开。记者以“采访”的理由提出探视,被告以“没有此人”。看守所占地约上百亩,外墙涂着黄漆,监墙高约10米,四周围着较粗的铁丝网。在看守所的外墙上,贴着在押人员春节伙食表,从腊月二十七到正月初七,早餐、中餐、晚餐都很丰盛,腊月二十九的早餐是炸油饼和榨菜肉丝汤,中餐是馒头和烩羊肉,晚餐是米饭和猪肉大烩菜。

看守所附近有家烟酒超市,店主告诉记者,十几天前就听说龚爱爱关在这里,但看守所方面始终没有透出风声,“不过,最近原本的探视日也不让进了,很多大老远赶来的探视者又哭又闹,但也没有用。”

采访期间,记者也曾联系过神木有关方面,但多以“龚爱爱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取证,不便多说”为由婉拒。不过,记者能真切地感受到,“龚爱爱冲击波”还是非常强的,从神木人的眼神里,也许能读出他们正在思考的一个问题:神木的财富神话还能延续吗?难道真的让“龚爱爱”毁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阅读: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ao6.org/dst-news/show-27221444911950.html 转载请注明

分享到: 更多
标签:国际合作与交流 美国奥本大学 龚元石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