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腐败PE化:商人长年巨额贿赂官场“潜力股”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7 5:00:33



正能量的小故事为什么TaylorSwift比Adele火?【钩针】好看的地板拖,加上后带可为宝宝学步鞋。开口说英语(73)做个让女人感到光和热的暖男

4大因素引发痤疮生姜面膜可有效去印书房风水布局常见病实用小偏方第一百七十八册超现实的说说:天会黑,人会变,3分情,7分骗。Photoshop工具栏使用教程浜旂鎯呯华甯︾粰浣犲垢绂?鍐滄潙鏃ч淇楀簲鐢ㄦ枃鍒嗙被璇﹁В民国教育这5个经验最值得传承什么是日本的最可怕之处?刘墉教你写作——处处有文章鲍鲲山:商鞅变法结果是所有的人都输了自制山楂酱(补记)微博爱情语录大龄女青年心中的中国地图【职场贴士:职场交际中几个小技巧】【妈妈的味道】建筑学毕业,想找份不需要经常熬夜通宵的工作,有哪些可能的思路?淘宝店铺如何做好用户体验?该从哪些方面下手?体操运动员不穿运动鞋进行各类跳跃、跑动的动作会造成损伤吗?中国传统服饰图鉴【上】如果你忘了苏醒,那我宁愿先闭上双眼经典哲理语句,让你真正学会生活开学第一课的演讲:对于小学一年级班主任的建议启功书法汇集动态风景图片

NSK 45TAC75BDFC10PN7A F 3

 

【情感空间】思往事,惜流芳,易成伤虚假繁荣,多撑一刻是一刻!?图解美国情报机构组织网络动态风景图片

官员腐败PE化:商人长年巨额贿赂官场“潜力股”

官员腐败PE化:商人长年巨额贿赂官场“潜力股”
官场腐败“PE化”

河南省交通厅第四位落马的厅长背后,商人们对官场潜力股的投资显现出类PE化特征——投资过程漫长,巨额贿赂多谋“期权”,不求短期回报,重金投资看的是升迁机会与长期回报。

据《证券市场周刊》报道,10月9日下午,原河南省交通运输厅厅长董永安身着黄色马甲,面容憔悴地站到了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一庭的被告席上。

2010年12月25日,董永安因“个人原因”被省纪委“带走”,5天之后的12月30日,即被按照组织程序罢免“人大代表”资格。在此之前,董永安曾任中国第一拖拉机工程机械集团(下称“一拖集团”)副总经理、董事长,河南省安阳市政府市长,河南省交通运输厅厅长。

在董永安落马前,河南省交通运输厅已有3名厅长相继落马。庭审过程中,面对公诉方的指控,在人证、物证面前,董永安表现平静。尽管董永安的辩护律师——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高子程律师在法庭上与公诉方激烈辩论,董永安却在陈述犯罪事实期间对公诉方指控的犯罪行为全部招认。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注意到,河南省有关部门对董永安涉嫌受贿罪案非常重视,在当日的庭审中,省纪律检查委员会、省检察院等相关部门特意指派专人旁听了庭审。

庭审持续了近4个小时,当日傍晚,法庭宣布休庭,择日宣判。

本刊记者调查发现,公诉机关在对董永安的17项指控中,超过10项并非职务受贿,在行贿者的眼中,董永安年轻有为,极具提拔的潜力,是官场一只很有前途的潜力股,向董永安行贿只为联络感情。正是因为行贿者们的PE式下注董永安这一只官场潜力股,最终将其拉下马。

惩治腐败的交通厅长悔罪

董永安急速坠落,其人生轨迹如同坐了一回过山车。自2008年3月接任河南省交通运输厅厅长一职,董永安登上了中原大省交通系统“金字塔”的塔尖。然而,他在位才两年多,在四任落马厅长中堪称“最短命”。

2011年12月21日,董永安受贿案由河南省纪委移交检察院立案侦查。同日,董永安被郑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2012年1月4日,董永安被郑州市公安局逮捕。2012年9月12日,许昌市人民检察院向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董永安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巨额贿赂。

10月9日,一审庭审过程中,许昌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董永安在担任一拖集团董事长、安阳市市长、省交通运输厅厅长等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多次非法收受他人巨额现金、有价证券、贵重物品等2600万元。

经检察机关查明,董永安在上述单位担任领导职务期间,非法收受他人人民币1631万元(其中500万元人民币因尚未实际取得,被公诉机关认定为犯罪未遂)、4万欧元、10万港币、1万美元现金,以及9.7万元购物卡和价值2.3万余元的金条工艺品5件。此外,董永安还伙同他人受贿现金940万元人民币,其中830万元人民币因未实际取得,也被认定为犯罪未遂。

高子程律师在庭上与公诉方激烈辩论,他认为,公诉方指控的多项受贿事实大部分不成立,受贿金额中有一半是未遂。高子程说,检方所指控的大部分受贿事项,董永安根本没有受贿的主观故意,案发后董永安积极退回受贿款,有深刻的悔罪表现,应从轻处罚。

本刊记者了解到,面对公诉方的指控,董永安表情淡定,对公诉方指控的犯罪行为全部招认,并当庭悔罪,“希望政府给我一次重新做人改过自新的机会。”

据了解,董永安曾经是河南官场颇具提拔潜力的一位官员,调任河南省交通运输厅厅长之初,即以交通运输厅党组书记的身份,给全厅党员干部上了一堂党课,题目是《牢记宗旨、秉公用权、作风民主、生活正派,为建设公路交通强省做出更大贡献》。

在河南省交通系统,董永安曾创新性地提出了“惩治腐败的有力手段”——大力查办案件。公开资料显示,在董永安上任的第一年,河南省交通系统各级纪检监察机构就初核案件103件,立案54件,51人受到党政纪处分。

董永安在河南省交通系统惩治腐败的霹雳手段令人刮目相看,因为早在当选安阳市市长的时候,董永安就公开自己的从政原则:“常修从政之德,常思富民之策,常怀律己之心。”

当人们还在期待这位拥有戒律、政德的厅长一改河南省交通运输厅三任厅长腐败的负面形象时,2010年12月,董永安也被河南省纪委带走。董永安在法庭上悔罪的背后,行贿者们疯狂投资潜力官员的行为,在助推董永安带病提拔的同时,也在一步步将其推向深渊。

领导一句话

商人巨资投向最有潜力的干部

1998年的秋天,时任洛阳市华伦拖拉机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的倪瑞华,在宴请一拖集团香港考察团时,听闻一拖集团当时的董事长说,下一届可能提拔副总经理董永安,并力赞他“最年轻,最有潜力”。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专案组的调查显示,倪瑞华当时就在心里记下了,后来董永安去香港时,他一掷10万港币,让董永安“随便买点东西。”董永安欣然接受,自此迈开了走向深渊的一小步。

与此同时,董永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上级要给我重奖,我拒绝了,因为我是党委书记,到今天我还拿每月一千多元的工资,但生活得很忙,很充实。”

专案组的调查显示,在1998年至2003年4月间,董永安利用职务之便,在一拖集团与倪瑞华的公司业务间牵线搭桥,先后收受倪瑞华港币10万元和人民币20万元。

倪瑞华自己的说法,与董永安结识于1995年,此后两人“始终保持着较好的关系”。微妙之处在于,倪瑞华的轴承厂和一拖集团是配送关系,双方业务往来频繁。因此,倪瑞华经常邀约董永安吃喝玩乐,想提前把路铺好,以便将来用得上。

倪瑞华敢于下注,和董永安的出色表现密不可分,他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平步青云的样本。

现年56岁的董永安,是陕西省西安市人。1982年他从西安交通大学主体动力工程专业毕业后,进入洛阳第一拖拉机制造厂,成为热力车间的一名技术员。

两年后,董永安被破格提拔为车间主任,又过了两年,再次被破格提拔为动力分厂副厂长。30岁那年,他成为厂里最年轻的处级干部。38岁时,董永安第三次被破格提拔为副总工程师,成为一拖集团年龄最小的技术权威。

2002年,46岁的董永安接掌一拖集团董事长帅印兼党委书记。

当时的一拖集团已经百病缠身,破产利剑时刻悬在董永安头顶,他用了不到两年时间,带领集团减少亏损1.7亿元,成为功臣。熟悉他的人说,稳重、能干是董永安升迁的重要资本之一,一拖集团的很多同志对董永安的印象深刻。一位老同志这样评价董永安:“思路清晰,善于总结,表达能力强。对一拖有贡献。”

2004年2月,在国企摸爬滚打了22年的董永安正式步入政坛,调任安阳市委副书记、市长。一群商人开始蜂拥到这位政坛新秀身边,商人PE官员的游戏进入高潮。


瓷器盒里有秘密

江西商人5年送礼12次

2004年8、9月间,已身为安阳市市长的董永安带领安阳市龙安区区长、副区长等5人在井冈山参观。此时,一名男子随身携带一旅行包紧跟董永安,鞍前马后招待。而这个看似普通的旅行包内,实际装有40万元现金。

这名男子叫殷晓,他的身份是江西大华投资公司董事长。

本刊记者了解到,殷晓与董永安相识于8月间在厦门举行的投洽会。此番井冈山之行,董永安专程从安阳飞赴南昌,与殷晓接洽投资事宜。

殷晓是一位久经商场的老兵,在当地颇有人脉,而且知晓“政治经济学”的运作内涵。

董永安落马后,在专案组调查时,按照殷晓自己的说法,“当时本想用这笔钱给董永安准备一份礼品,但董永安在井冈山、景德镇观赏工艺品时,并未表现出多么浓厚的兴趣。”

据了解,殷晓很快转变了观念,打算直接送钱。可是,董永安一行有5个人,这笔钱究竟该如何送才不会被他人察觉,又能被老董接受且方便携带呢?这让殷晓显得有些头疼。

记者得到的资料显示,殷晓回到办公室,拿出一个准备送给考察团的瓷器盒,将盒子掏空后,把40万元现金往里装。由于盒子太小,最后只放了35万元。装完钱后,殷晓把瓷器盒重新封好,并在盒子外面用黑色水笔写了个“董”字。

当天中午,殷晓陪同董永安吃完饭,径直去了南昌机场。在机场的僻静处,殷晓对董永安单独说,“五套瓷器中,那套较好的,你就不要送人了,你亲自打开看一下。”董永安说知道了。

在接受专案组调查时,殷晓说,当时他还郑重嘱托董永安的秘书,“那套好点的瓷器是送给董市长的,上面我写了个‘董’字,你不要搞混了。”

殷晓在接受专案组调查时完整地再现了自己跟董永安井冈山之行后的交往细节,殷晓的“周到”很快有了成果。

2004年12月份,安阳市龙安区的负责人通知殷晓说,领导对考察结果很满意,让殷晓尽快到安阳协商,以便正式签订投资合同。

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去安阳之前,殷晓又找来一个瓷器盒子,往里面硬塞了25万元。一天下午,殷晓拎着瓷器盒子出现在董永安办公室,他说:“董市长,这是我给你带的一点礼品。”董永安说:“上次的礼已经非常感谢了,你太客气了。”

殷晓接着说:“这次来是具体谈商贸城投资的事儿,希望你能帮我们争取到有关优惠政策,特别是土地出让金返还的事儿。如果这事儿你能帮忙,政府返还的土地出让金我给你两成的提成。”

董永安说:“放心吧,只要别的地方能给的优惠政策,我们安阳市照样能给。”过了几天,大华投资公司和安阳市龙安区正式签订了投资合同。

专案组调查发现,殷晓此行送钱的目的,主要是考虑到大华投资公司将在安阳投资项目,而董永安当时是安阳市市长,给董送钱,主要还是为了拉近感情,搞好关系,以便今后求得关照。

此后几年,经过董永安的多次协调,安阳市财政局最终返还给大华投资公司1400多万元的土地出让金。

拿到钱后,殷晓不忘当初“两成作为感谢费”的诺言。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2009年4月的一天,殷晓将50万元现金装进一个黑色塑料袋,然后又装进一个彩色的编织袋,之后与董永安发短信联系见面。

两人将会面地点定在河南省交通运输厅西边的裕达国贸酒店东面停车场。根据殷晓的供述,晚上八九点钟,殷晓如约而至,董永安一个人站在停车场的出口处,殷晓将彩色手提编织袋放到董永安的脚边,对董永安说:“董厅长,我在安阳的大华公司准备转让了,我在安阳投资建设期间,你也没少关照,土地出让金已经返还了一部分。这些钱感谢你帮我协调土地出让金返还。”当时董永安看了看彩色编织袋,脸色阴沉,有些不高兴。

殷晓对专案组的人员说,当时估计董永安嫌钱少了,只好补充道:“剩余的部分,你容我一段时间,我给你送来。”董永安说:“没关系,不着急,谢谢你了。”

2009年12月,河南安阳大华商贸城发展有限公司已经完全转让,殷晓打算离开安阳回江西。殷晓供述称,他从银行取出140万元现金,又买来一个黑色拉杆行李箱,将140万元悉数塞了进去。之后换了个新号码与董永安联系见面,董也用一个陌生号码回复,两人约定在上次接头的“老地方”。

晚上大约九9点钟,两人见面后,殷晓从后备箱把黑色帆布拉杆旅行箱提了出来,放到董永安的脚边,对董永安说:“董厅长,我在安阳的项目已经转让了,我准备离开安阳回江西了。我在安阳投资期间你也没少关照,土地出让金只返还了一部分,这些是我对你最后的感谢。”董永安说:“谢谢你了,以后保持联系。”

专案组的调查结果显示,2004年9月至2009年12月,殷晓在安阳投资大华商贸城项目,先后12次送给董永安430万元人民币和3万欧元。

高子程律师当庭对公诉机关的这项指控予以反驳,其认为大华商贸城项目是安阳市政府立项的招商引资项目,是通过招标签订的合同,董永安帮忙落实优惠政策,为其争取土地出让金,是诚信政府的正确履职行为,不应认定为受贿。


市长调任甩卖项目

西郊散步时的500万约定

2008年8月份的一天,已升任河南省交通运输厅厅长的董永安与倪荣泉在洛阳西郊散步。散步期间,倪荣泉说:“董厅长,安阳华城国际的项目我准备卖掉,会赚2000万至3000万元,给你500万元你不要,干脆我在上海或者北京给你买一套房子吧。”董永安回答说,不用。

专案组的调查完整地还原了董永安西郊散步时跟倪荣泉的约定细节。面对董永安的多次谢绝,倪荣泉又出一策,“要不这样算了,这500万元我先替你保管着,等你退休后我再给你,这期间你可以随时使用这笔钱,这样安全一些。”董永安听后觉得满意,“就这样办吧,500万元先放你那里。”

倪荣泉是安阳华城国际花园项目的负责人,他和董永安有着兄弟般的情谊,他们最早的交往可以追溯到2006年。这年春节,董永安回洛阳家中过年,两人在新天鹅酒店相识,倪荣泉称董永安为“老大哥”。从那以后,倪荣泉就经常跟“老大哥”联系,邀约一起唱歌、洗脚。

本刊记者调查了解到,倪荣泉是一个懂得察言观色、耐心细致的人,在他第一次陪董永安去KTV时,便暗自记下董喜欢的歌曲名字。其后倪荣泉每次请董永安去唱歌,都先把董喜爱的歌曲点上,因此董也特别愿意与之交往。

专案组调查发现,后来,倪荣泉经过“侦查”得知董永安对女人也有兴趣,因此每次洗浴的时候都给董永安安排小姐。这样一来,董永安觉得倪荣泉会办事,还舍得花钱,关系就渐渐铁了。后来发展到董永安每次回洛阳都要联系倪荣泉,而倪荣泉也投其所好。

根据倪荣泉自己的说法,2006年9月,倪荣泉拜托董永安帮他在安阳弄块地盖酒店。董永安答复道,你去安阳考察考察,看看再说。一个月后,倪荣泉赶赴安阳。董永安安排市政府秘书长、市规划局的工作人员带着倪荣泉转了一圈。

据了解,倪荣泉到安阳市的当天中午,董永安请倪荣泉吃饭,并安排秘书长和规划局局长作陪,董永安说倪荣泉是他的老朋友,想来安阳投资,让他们大力支持。

倪荣泉供述称当天晚饭时,董永安又叫上了安阳市主管招商引资的副书记李某,并表示倪荣泉想在安阳建酒店,让他提供帮助。李某当时说:安阳正在招商筹建五星级大酒店,看倪荣泉有没有意向做,如果有意向,让他和安阳城市投资公司(下称“安阳城投”)的董事长张晋湘商谈。

倪荣泉和张晋湘协商后,双方共同拿出了“华城国际项目”初步方案,由安阳城投负责注册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安阳华城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华城置业”)。然后由华城置业负责取得土地及开发手续,所有费用由其负责。倪荣泉注册成立安阳华地房地产公司(下称“安阳华地”),负责整个项目的设计规划以及开发建设,直到竣工。

“华城国际”项目包括华城国际五星级酒店、写字楼两栋,还有华城国际商住楼20多万平方米。项目结束后,倪荣泉的公司将五星级酒店的两层,一栋写字楼以及若干套商住楼以成本价折抵给安阳城投,“华城国际”项目归安阳华地公司所有。

这份合作意向书,由安阳城投公司提交给安阳法制办审批,经董永安出面协调,法制办将这份意向书的内容按照倪荣泉的方案报市政府批准。2006年12月份,倪荣泉按照该方案和安阳市城投公司签订了正式合同。

2007年10月,华城置业拿到了土地使用证。2008年3月,董永安调到河南省交通运输厅任厅长后,因为没有人协调各部门关系,倪荣泉将该项目转让,盈利3000万元左右。

董永安案发后,倪荣泉告诉专案组人员:“我就想着这么大的工程,如果顺利的话,我们公司至少能挣两个亿,如果没有董永安,咋也轮不到我赚这个钱,我怎么也要给董永安送些钱吧,太少了也拿不出手,就送给他500万元吧。”

“后来我研究上了生态混凝土,打算凭借老董的职权在公路上推广,这个项目的利润相当可观,如果他不出事,我的生意会越做越大,我会赚更多的钱。所以这500万元我是一定要给的,说白了,我的生意就是围绕董永安的职权展开的。”面对专案组人员的询问,倪荣泉毫不掩饰自己投资董永安的目的。

专案组调查发现,“会办事”的倪荣泉也瞅准了春节、五一和十一这些“良机”,借机向董永安进贡。四年间,倪荣泉送给董永安过节费32万元。另外,其先后四次行贿董永安150万元。专案组最终查证,董永安将收的这些钱都给了一位郭姓女子,让其代为保管。

“小费”不断

只为跟父母官联络感情

董永安担任市长期间,时常下企业视察工作。每次董永安视察,韩长生都要全程陪同,两人逐渐熟络起来。

韩长生是安阳鑫盛机床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鑫盛机床”)董事长,鑫盛机床则是安阳市的重点民营企业。

2007年春节前,韩长生为了感谢董永安在“退城进园”资金协调上的支持,给董永安送了10万元。

“退城进园”计划是董永安主政安阳期间推行的政策。当时,该市高新技术企业多盘踞于老城区,规模小,发展常受牵制;另一方面刚刚落成的高新技术园区又“独守空闺”,正待企业入驻。因此,董永安主导市政府出台政策引导企业入园,并给予资金支持。

韩长生的另一个身份是河南省人大代表,他和董永安每年都会到郑州开会,经常在一起,关系也就更紧密了。

专案组调查的资料显示,2005年3月,河南省人代会期间,韩长生和董永安被安排在一个宾馆住宿。一天晚上,韩长生到董永安的房间,见面寒暄后,韩长生对董永安说:“董市长,你来安阳后对我们企业发展没少支持,这是一点意思,你在郑州买点东西吧。”说着,他把一个信封放到董永安的床上,董永安回答说:“不用这么客气吧。你们企业有什么困难的话都可以提出来。”董永安推让了一下,也就收下了。

在此后2006年、2008年的河南省人代会期间,韩长生都如法炮制,每次都要给董永安送万把块钱,以“疏通关系,联络感情”。

在董永安任安阳市市长的四年间,韩长生先后五次给董永安行贿共计14万元。

“退城进园”政策实施期间,向董永安送“小费”的不止韩长生一人。

“政策提出是一回事,政策落实又是另一回事。政策需要政府落实,落实快慢和落实程度都由政府掌握。”董永安告诉专案组人员。

本刊记者了解到,安阳市的“退城进园”援助企业的资金来源于企业老厂区的土地拍卖所得,返还数额由国资委根据企业的发展规模和高新技术等级等因素予以确定。但是返还资金超过10万元的,需要董永安签字同意。

专案组调查发现,安阳市重点企业安阳凯地电磁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安阳凯地”)也卷入了“退城进园”案中。

2006年年初,安阳凯地董事长梁星火认为公司的厂址地处闹市区,面积小,限制企业发展。因此,安阳凯地通过安阳市重工业总会向市政府提出搬迁计划,市政府经研究后同意该公司享受“退城进园”的优惠政策。

但是,公司搬迁需要支付搬迁补偿费,厂区建设等大量资金,于是安阳凯地就向市政府打报告,要求按照市政府的优惠措施,将补偿资金尽快打到公司账上。

2006年4月左右,董永安签字同意安阳市国资委提出的关于安阳凯地公司整体搬迁的处理意见——将原厂址土地变现后部分返还给该公司,这些资金对安阳凯地公司的顺利搬迁起到很大的作用。

同样,安阳锻压机械工业有限公司也是安阳市的重点企业,董事长刘福海准备为该企业上数控锤项目,如果上数控锤项目,就要扩大厂房,根据该公司当时的条件根本没法实施,所以他们公司也想趁着这个机会,搬迁到郊区并且享受安阳市政府“退城进园”优惠政策,也就是可以得到市政府相应的安置扶持。

专案组的调查显示,刘福海和梁星火的公司都是享受安阳“退城进园”优惠政策的受益者。考虑到便于董永安接受,2007年春节前,刘福海和梁星火各自送给董永安5万元钱。


年轻官员提拔几率大

众商各显神通投资潜力股

专案组调查的资料显示,董永安的17项指控中,超过10项贿赂跟职务无关,商人们更多地是看重董永安年轻有为,提拔几率很大,想方设法给董永安送钱只为感情铺路,以便将来生意场上用得着。

2006年9月,董永安在井冈山中央党校分校学习,河南宏宇设备安装公司的张宏宇打电话和其聊天,得知董永安正在江西。张宏宇马上心领神会,提出到井冈山看望董永安。

张宏宇供述,过了两天,张宏宇就到了井冈山,在董永安的房间里,他塞给董永安一个牛皮纸信封,跟董说:“董市长,你在这里生活不方便,这两万元钱你需要什么就买点吧。”

董永安回答道:“你来看我就不错了,还客气。”

张宏宇说:“没事,到时候安阳有什么工程的话,董市长给我打个招呼,帮个忙就行了。”

2007年7月,张宏宇得知安阳市人大、政协正在兴建办公楼,就到安阳找到董永安,在办公室里,张宏宇对董永安说:“董市长,安阳市人大、政协办公楼的中央空调安装工程你给我帮帮忙。”董永安说:“可以,我给你打打招呼。”

专案组调查发现,此前的2007年春节及4月中旬,张宏宇分别给董永安送去了2万元和1万美元。后者,是张宏宇得知董永安的儿子即将出国留学时,特意送来的学费。

2007年10月份,董永安又为张宏宇协调了安阳市电业局电力培训中心大楼的中央空调项目。2010年11月,张宏宇听说董永安在北京301医院住院,专门赶赴北京,将一个装有两万元现金的牛皮纸信封放到病床上,说:“董厅长,这点钱是我的一点心意。”

四年间,张宏宇先后八次抓住董永安儿子出国、母亲病逝、逢年过节等“契机”行贿董永安。张宏宇告诉办案人员:“这些时候送钱便于董永安接受。”而其他商人,也如同张宏宇般精明。儿子出国,董永安收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关心”4万欧元和美元1万元。母亲去世,众商更是闻风各自行动,为董永安送去了慰问费,总计约15万元人民币。

专案组调查还发现,2007年中旬,殷晓应董永安夫人请求,陪她到法国看望儿子,顺便玩了一下。俩人在欧洲转了半个月,先后去了德国、法国、荷兰、卢森堡、瑞士等8个国家。殷晓告诉办案人员,出国的费用都是他支付的,花了1.2万欧元,刷卡消费了多少钱早记不清了。

殷晓是个办事“周到”的人,考虑到此番出国未给董永安带礼物,他回到南昌后又专程去了一次安阳,送给董永安3万欧元。

2008年6月,董永安母亲去世当晚,夜里12点多了,罗小川开车到西安找到回家奔丧的董永安,送了1万块钱,让董节哀。

罗小川是河南省双头黄酒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与董永安相识于2004年4月底,当时正值安阳“两会”期间,罗小川作为安阳市第十届政协委员见了新任市长,两人就这样认识了。

专案组的调查详细还原了罗小川跟董永安交往的经过。2005年初的一天,罗小川到市长办公室建言:“董市长,其他地方都有自己的政府招待酒,你看咱们安阳是不是也指定一家酒厂,作为市政府的招待专用酒。”

董永安说:“可以考虑,从税收、就业方面来考虑,对当地企业的发展都是有利的。”并让秘书安排市政府接待办购进了一批双头黄酒,作为招待客人时候的用酒。

2006年春节前一天,罗小川到董永安办公室,交给董永安一个档案袋就走了,董永安拆开看了看,里面装了5万块钱。

此外,2006年7月至2008年3月,董永安还为安阳中联钢业有限公司企业建设、银行贷款担保提供帮助,先后七次收受该公司董事长刘西庆28万元和1万欧元。

刘西庆解释了这样做的目的,一是感谢董永安的照顾;二是联络感情,以便今后求得董永安更多的关照。

接近本案的工作人员表示,公诉机关指控的十七项受贿事实中,超过十项受贿行为与董永安的职务无关,因此他并没有利用“职务之便”,无非是帮忙“过问一下”。

在专案组人员看来,商人们认为董永安是年轻有为的领导,提拔几率大,想和他搞好关系,于是先砸钱夯实感情基础,提前把路铺好,将来用得上。

厅长高位的最后疯狂

工程招标穿越权力真空

2008年3月,董永安空降至河南省交通运输厅担任一把手。

在董永安主政交通运输厅的两年间,河南省交通事业迎来了空前的高速发展。截至2010年12月底,河南省高速公路通车总里程达到5016公里,连续5年保持高速公路通车里程全国第一。

专案组调查的资料显示,2008年12月份的一天中午,马钢对董永安说:“老兄,中铁十五局五公司在岳常的项目已经顺利通过资格预审,感谢老兄帮忙。快过节了,这是一点小意思,你随便买点啥吧。”

董永安回家后打开了马钢给的手提袋,里面装着一个报纸包,报纸包内是20万元现金。

马钢是河南天添高校后勤管理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与董永安颇有渊源。

据了解,早在上世纪80年代,马钢的弟弟就在董永安的车间里工作。董永安当上董事长后,经常到马钢经营的“烧鹅斋”饭店吃饭,马钢总是去敬酒,便搭上了这根线。

马钢供述称,2008年六、七月份的一天中午,马钢约董永安在郑州未来路的迪欧咖啡店吃饭,马钢对董永安说:“老兄,我与中铁十五局五公司合作在岳常高速承接工程,你帮帮忙。”董永安答应了马钢要给他帮忙。

专案组调查发现,马钢提出让董永安帮忙的请求后一两天内,河南省交通运输厅主管工程的副厅长到董永安办公室汇报工作,董永安对该副厅长说:“中铁十五局要在岳常高速承揽工程,你关照关照。”

董永安供述称,当时该副厅长说:“可以,你让他们直接给我联系吧。”随后,董永安给马钢联系说:“我已经给副厅长说过了,你可以直接给他联系,有什么事的话再给我说。”

因为董永安当时任交通厅厅长,岳常高速公路是由交通厅下属的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投资建设的,马钢和中铁十五局五公司是合作单位,也是具体的施工单位。

专案组调查发现,2009年5、6月份的一天中午,马钢再次约董永安在未来路迪欧咖啡店见面。见面后,马钢说:“老兄,在岳常高速工程项目,十五局五公司的标段已顺利中标,很感谢。另外我和中铁十五局五公司合作在洛栾高速工程项目还准备报名投标,老兄你还得再支持一下。”董永安说:“行,我给副厅长说说。”

根据马钢自己的说法,吃完饭后,他从汽车后备箱里提出来一个编织袋,说:“这是一点意思,我们的事儿还要你多帮忙关照。”这次马钢又给董永安送了100万元。

2010年元旦前后,马钢告诉董永安,岳常高速项目的工程款4000多万元没拨付,能不能给协调一下。

随后,董永安便跟岳常高速公路项目董事长联系,协调了中铁十五局五公司岳常高速项目资金的拨付问题。

过了一段时间,崔颖超打电话告诉董永安说:“董厅长,中铁十五局五公司的工程款4300多万元,已经开始拨付了。”

事后,2010年春节前一天,马钢又准备了200万元,将其装在水果箱,放到董永安汽车的后备箱内,董永安也没说什么就收下了。

按照董永安自己的说法,马钢和中铁十五局五公司是合作单位,是具体施工单位。马钢给他送钱,一是感谢他在投标时打招呼;二是感谢董帮他们催要了岳常高速公路的工程款;三是为了今后继续受到关照。

2008年10月至2010年10月,董永安先后四次共收受马钢350万元人民币。

与马钢相比,中铁十五局第一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杨运堂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杨运堂的公司也是具体施工单位,董永安落马前几个月,他才刚开始与之接触。

专案组调查发现,2010年10月下旬的一天,杨运堂给董永安发信息,意思是他们公司想投岳常(岳阳至常德)高速公路的路面标,想让董永安给岳常高速的董事长打个招呼。此后四五天,岳常高速路面工程的资格审查结果出来了,最终杨运堂并没有通过预审资格。

因为这次岳常高速路面标的资格审查是由湖南省交通运输厅组织,设置了一些对湖南省企业有利的条件,杨运堂的公司未能进入招投标程序。后来杨运堂也没有来得及再问董永安。

专案组调查结果显示,2010年7月至2010年11月,杨运堂在短短4个月内,分4次送给董永安共计60万元人民币。据杨运堂供述称,给董永安送钱主要是为了和他拉近关系,以便今后董永安能帮忙为他公司承揽高速公路的建设工程。让杨运堂没有想到的是,董永安还没有来得及对他的公司进行照顾,便于2010年12月24日被“双规”了。

在董永安主政河南省交通运输厅两年期间,河南省交通事业迎来了空前的高速发展,但他也最终倒在了漫长的贿赂之路上。

“想不到,他一直高调反腐倡廉,并且平时也处事谨慎。”面对董永安落马的事实,河南省交通运输厅一位知情人士说,董永安建立了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廉政评价体系,可是面对商人们对他前途的投资,他却没有足够的定力,最终倒在权力与金钱的欲望之中。


官员腐败PE化:商人长期巨额贿赂官场“潜力股”

交通系统

贪腐多发地

公路建设立项、投资、建设、管理“四位一体”的管理体制,容易导致政府权力部门化,部门权力个人化的行为发生。

血书与贪腐

曾锦城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河南省交通厅倒下的第一位厅长。

曾锦城原系河南省周口地委副书记,25岁时就设计出中国第二大石拱桥——浒湾大桥。在交通厅任职期间,为解决河南交通路少、路况差等瓶颈问题,曾锦城带领全省交通系统风风火火建公路,并推动该省高速公路的起步,树立了“实干家”形象。

他曾以写血书的方式给河南省委表白:“我以一个党员的名义向组织保证,我决不收人家的一分钱,决不做对不起组织的一件事……”

但曾锦城偶尔也会认为自己劳苦功高,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1993年,因被人举报违纪违法问题,经上级部门查处后,曾锦城被免去省交通厅厅长职务。

1996年5月,河南省人民检察院对曾锦城立案侦查。经法院查明认定,1989年9月至1996年2月期间,曾锦城利用其担任河南省交通厅厅长和周口行署专员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贿赂,并为他人谋取利益,共计37次,受贿总额约30万元。1997年10月,河南省漯河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曾锦城有期徒刑15年。

张昆桐是河南省交通厅长这个位置上倒下的第二位厅长。1994年,张昆桐上任后,便向省委领导表示一定要吸取前任厅长的沉痛教训,并提出口号:“让廉政在全省高速公路上延伸。”并自称以“为事以忠,为人以诚”作为人生格言,奉公守法勤奋工作。

在他掌舵河南省交通厅期间,河南省高速公路从无到有,并跃居全国前列,二级公路也在全国排名第二。令人意外的是,张昆桐却在此刻倒下了。

1999年10月20日,河南省纪委决定对张昆桐涉嫌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调查。2000年2月28日张昆桐被执行逮捕,5月27日,被依法罢免交通厅厅长职务。

经法院查明认定,张昆桐在担任河南省建设厅副厅长、交通厅厅长期间,先后受贿21次,共计100余万元,另外还挪用公款10万元。2001年3月,张昆桐因受贿罪被河南省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张昆桐身陷囹圄后,原河南交通厅副厅长石发亮接管交通厅。

石发亮有着辉煌的过去,曾是全省最年轻的副厅级干部,并被评为“十大新闻人物”。

面对因为腐败落马的前两任领导,石发亮在刚上任时也表示要吸取教训,提出“一个‘廉’字值千金”,并将其细化成“两个原则”:“不义之财分文不取,人情工程一件不干。”

然而,石发亮上任不到3年,2002年12月中旬,在中纪委的直接领导下,河南省纪委对石发亮实行“双规”。

经法院查明,石发亮在任河南省交通厅副厅长、厅长期间,单独或伙同他人为12个请托单位或个人谋取利益,先后23次收受贿赂款、物资合计人民币1497万多元、美元48万元、港币36万元。2006年8月,湖北省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石发亮无期徒刑。

在经历了厅长“三连倒”后,河南省曾将原河南省计委副主任安惠元被“临危受命”,空降至交通厅担任厅长。安惠元上任前,河南省主要领导亲自找他谈话,并面授“秘诀”:谁的饭都不吃,谁的酒都不喝,谁的烟都不接。

安惠元在任时并无腐败大案,2008年3月,其上调河南省政府,出任省长助理兼省政府秘书长。自此,他成了上世纪90年代至2012年间,河南省交通厅五任厅长中唯一“幸免”者。

或许是看到了空降厅长的好处,安惠元离任后河南省再次选择空降思路,时任安阳市市长的董永安于2008年3月到任交通厅厅长。

在廉政建设方面,董永安并没有3位落马前任那样豪迈的廉政宣言。据河南省交通厅知情人士介绍,董永安任上在廉政方面最重要的举措,在于探索建立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廉政评价体系,以及把项目公司的党风廉政建设纳入全面考核范围。

然而,他就任不到一年,河南省交通厅就再发贪腐大案,2009年初,原交通厅副厅长李占朝被“双规”。两年后,他自己也未能幸免于难,与他的战友一样倒在了交通厅厅长的位置上。

交通系“贪才济济”

实际上,交通领域腐败丛生的局面,早已引起中央高层注意。

在2003年中纪委五次全会上,胡锦涛主席就指出,“1996年以来,全国有13个省交通厅(局)的26名厅局级干部因经济问题被查处,有的地方甚至连续几任出问题,根本原因就是投融资体制、招投标制度、行政审批制度和干部人事制度等方面存在漏洞。”

温家宝总理在国务院第三次廉政工作会议上也表示:“交通、城建等领域大案要案频发,必须强化监管,完善制度,堵塞漏洞,从源头上减少腐败。”

河南交通系统党风廉政建设工作报告认为,行政领导具体从事微观的市场经济活动,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模式,在市场不规范和监督缺失的情况下,如果自律不够,就可能出现建设项目和资金人格化。公路建设立项、投资、建设、管理“四位一体”的管理体制,容易导致政府权力部门化,部门权力个人化的行为发生。

然而,交通设施动辄上百亿元的投资,成了各路人马垂涎的肥肉。为承揽工程,不少人托关系找门路。因此,河南交通厅接连呈现的腐败案,并非个案。

据《法制日报》报道,安徽省交通厅原厅长王兴尧,除收受巨额贿赂外,还被指私生活极其糜烂。王兴尧在进行自我辩护时有一句话发人深省:“天地良心!我认为收钱是不对的,是错误的,但本意上我不想收,想收的话机会太多了!”

责任编辑:NF076(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作者:戴小河 赵静)夏凡越


文档类型:上传人:石蛋蛋呦下载许可:是下载次数:1大小:274.5K所需奉献值:20

文档类型:上传人:石蛋蛋呦下载许可:是下载次数:1大小:274.5K所需奉献值:20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ao6.org/dst-news/show-27233520945498.html 转载请注明

分享到: 更多
标签:国际合作与交流 美国奥本大学 龚元石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