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精神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8 1:00:49



失眠症治疗风车椅套?凳子罩[俄文]优美散文欣赏——痛,并微笑着欧美国家有没有固定格式(套话、官话)的公文写作?初二英语同步辅导讲义

为什么北欧盛产重金属乐队的理由与南美金属的存在完全矛盾?缠绵经典爱情歌曲35首连播简讯:以色列向加沙地带发起地面进攻2012高考作文素材:乔布斯给年轻人的十句金玉良言学习语文的好方法服装材料应用教学大纲商务礼仪与职业形象塑造熟地黑豆水【古风美文】★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群星《2015最新好听歌曲推荐(30)》西式面点师技能培训邓秀:别和你的亏损谈恋爱(12.2.9)《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34学时清华大学打开位于深层大脑的间脑记忆俏丽的时装丽人【468】英语作文:高中的爱情中秋之后的月饼命运一次邂逅定今生【情感美文】excel下拉菜单的制作(2级联动)习惯(眼浅者勿进)优雅西女中国西飞加紧造轰六释放啥信号?永远爱你的我【音画】建筑施工中的细节问题传统回锅肉

NSK 7911 A5DT

 

photoshop渐变工具教程〖我是一片云〗书香音乐专辑(37首)教师招聘考试复习资料传统回锅肉

  

编辑怡爽 文/

 

蜜蜂精神

   
 

上帝是不会用人类听得懂的语言告知我们的,你如何去做才会更好。上帝更多的是用无声的语言传达出他的种种信息。当您走进“蜜蜂王国”后就会惊奇地发现,蜜蜂的许多行为值得人类学习。蜜蜂虽然弱小,但是它们有着可贵的精神。这种精神包含了各尽其能、分工协作、无私奉献、维护群体、高度民主、勇敢顽强、文明礼让等等。

 

一、各尽其能

    蜜蜂属孤雌性生殖,三种型态(雌性———蜂王、亚雌性———工蜂、雄性———雄蜂) 的蜜蜂共同维系着“蜂国”大局,群策群力,众志成城。“蜂国”中的各种事务千头万绪,采蜜、育虫、清洁、防卫等诸多事项均有条不紊,数万只成员相互依靠地生存在同一天地中,一切活动为了群体繁衍,各自努力,尽献着自己的力量,勤奋、主动、认真、负责。

蜂王:蜂王,亦称母蜂,是蜂群中倍受尊崇的“母亲”,担负着稳定众工峰情绪、繁衍后代的重任,发挥着独特而又显要的作用。然而,蜂王并没有发号施令的“王”权,也绝不养尊处优颐养天年,而是一切行动置身于蜂众之中,认真履行自己神圣的职责,整日巡视巢房,天天产卵,终生忙碌在巢脾之上。繁殖旺季,蜂王每昼夜产卵1500 多粒,总重量相当于自己的体重,这在自然界中是不多见的。它平均每30 秒钟就产一粒卵,此间必须完成寻觅房孔、检查测量、分析判断、伸腹入房、产下卵等多道工序。蜂王产卵是有一定条件要求的,它必须对每一个巢房进行认真地察看,待验收合格后再根据蜂群需要及房孔类别,确定产下相应的卵。这是一项细致的工作,蜂王总是兢兢业业、埋头实干,尽职尽责。值得称道的是,如果蜂王自身欠佳,自感不能胜任时,竟能自觉地“退位让贤”,来个和平交替,它会主动配合工蜂行动,向准备好的王台中产下授精卵,待这只卵子发育成功并有能力行使蜂王之职时,老蜂王便自行默默地爬出巢外,溘然长逝于大自然之中。

工蜂:被泛称为蜜蜂,在数量上占绝对优势,“蜂国”中的主要工作均由它们来完成,无论治安保卫、清洁卫生等日常事务,还是“第一产业”———采收花蜜、树脂、花粉、水等;“第二产业”———筑造蜂巢、酿造蜂蜜、加工花粉、制作蜂胶等;“第三产业”———服侍蜂王、保温、哺育幼虫等,都得由工蜂来具体操作。工蜂是“蜂国”中的主力军,承担着产卵以外的全部工作,它们有分工,也有合作,把个蜜蜂王国“治理”得井然有序。

自羽化出房的第一天起,幼蜂就开始从事保温等力所能及的巢内工作。之后,随着日龄的不断增大并根据群体的需要不断调换工种,每当体能达到某一工种需要时,便主动投身到相适应的工作之中,没有指派和命令,完全是自觉、主动、本能的举动。

勤奋是蜜蜂的一大特性,采收季节,它们白昼出巢采集收获原料。夜晚在巢内加工酿造,紧紧张张忙忙碌碌,一刻也不休闲。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列宁曾这样评价:蜜蜂终日繁忙,辛勤地来往在蜂巢与蜜粉源之间,是从不浪费点滴时间的劳动者,是可靠的向导。

雄蜂:即雄性蜜蜂,具有雄健的体魄和发达的雄性生殖器官,是“蜂国”中的“男子汉”,其唯一职能是与处女王交尾。正因如此,人们常称它为“花花公子”,认为它整日里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实际上这是一种偏见。事实上,雄蜂也相当忠实地恪守职责,尽力去完成自己应该完成的任务。雄蜂羽化出房后15 日性发育成熟,此后半月内的青春旺盛期。此间,只要外界气温适宜,便频频出巢寻找待交尾的处女王。由于处女王数量太少,雄蜂往往乘兴而出扫兴而归,可它们从不气馁,表现得非常执著,无论希望渺茫与否,总是主动出勤,积极争取,绝不放弃一丝希望。尽管每当交尾成功,就意味着生命完结,可它们从不畏惧后退,为了群体和种的繁衍生息接种换代奉献出自己的情爱与生命。

 

二、无私奉献

蜜蜂王国中奉行“收获归公,按需所取”的原则,所有成员的劳动收获全部无偿交归群体所有,自己需要时再“按需”随时取用。在这个王国中,没有你的我的他的之分,没有阶层权贵低贱之别,没有尔诈我虞盘剥之忧,虽有分工的不同,却无享受的不公,都在积极劳动,合理消费,无私奉献,为了群体的生存、繁衍而忘我奋斗着。

现实社会中“公”与“私”的矛盾无所不在,激烈又复杂,但在蜜蜂王国中却被彻底同化了。君不见,发生饥荒时,无论低级小动物还是高级大动物均有抢食占利之举,为了免除饥饿之灾,有的甚至发生殊死搏斗以命相拼;在蜜蜂王国中却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无论发生多大灾荒,蜜蜂们都不会首先顾及自身安危,也绝不会发生内讧、内耗事件,而是时时刻刻以群体大局为重,宁可牺牲自己也要保全群体。每当巢内饲料缺少、巢外蜜粉源中断时,蜜蜂们便主动采取节食限食行动,它们静静爬伏在巢脾上,极力减少活动量,以便降低体力及饲料消耗。同时,采取果断措施将雄蜂剔除驱逐出巢;饥荒严重时,不得不断绝幼虫的饲料,节省下点滴饲料以保证重要岗位上(蜂王、侍从蜂、侦察蜂等) 成员的供应。饲料中断时,最先饿死的是外勤蜂,继而是内勤蜂,它们以自身性命为代价力图保存下蜂王和少量侍从蜂,也好使群体有个重振雄风东山再起的机会。即便在极端饥困之际,侦察蜂外出奔波偶尔侥幸带回少量饲料,总是逐一分发给众蜂,分发到的泰然领受,分发不到的也不抢夺,自觉把生的希望留给伙伴,自己则忍饥挨饿默默死去。

蜜蜂劳动积极创收甚丰,自身享用则很少。采收季节单只蜜蜂采收一天的收获可使一生食用不尽,但它并不因此放松操劳,只要外界有花开放,总是一如继往、再接再励、千方百计地为群体创造更多的财富,无论蜂巢内积蓄有再多的饲料也不满足,依然是采集不止。记得某年三月曾在湖北红安县七里萍乡一墙洞中发现一群中蜂,当时蜂数只有5000 来只(两框) ,却有完好蜜脾9 张,割下称重约35 公斤,这么多的蜂蜜足够该群享用一年,可蜜蜂们仍然早出晚归采集不辍。当日清晨7 时将整个蜂群连巢运走,十分钟后发现原址就结集了约二百多只采集蜂,可见它们在7 时前就外出采集了。

乐于奉献精神在老龄蜂身上可窥见一斑。按说,进入耄耋之年本当颐养天年,安于享受,可蜜蜂却不是这样。仿佛它已意识到有生之日已不长,为群体做贡献全在这几日似的,尽管其体质有所衰弱,行动已有点呆滞,其劳动热情却依然高涨,丝毫不减当年。

养蜂人都清楚,蜂群中负荷重、难度大、风险高的活计都由老龄蜂包揽了。负荷重,可由采集量来衡定,老龄蜂每次的采蜜量较青壮龄蜂还要高。研究资料证实,在同一采集期,10~15 日龄的青年蜂每次采回花蜜平均为3015 毫克;20~25 日龄的中年蜂每次采回花蜜平均为4818 毫克;40~45 日龄老年蜂每次采回花蜜平均为5113 毫克,分别比青、中年蜂高出4018 %和5 %。

蜜蜂以实际行动做到了老有所为,奋斗终生,它们活到老、干到老、奉献到老,自出生当天起就开始从事力所能及的保温等项活计,直到操劳辛苦到死,真正做到了“生命不息奋斗不止”。蜜蜂的寿命本可以较长一些,休闲季节能活到80~100 天,冬眠期可长达半年以上,而采集季节则只能活45~60 天。之所以寿命缩短,英年早逝,其主要原因就是劳动强度过大,体质衰老加快所致,为了群体的兴旺发达,它们过早地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蜜蜂的死非常壮烈又十分可敬。每当劳累多日自感身衰力竭再无能力为群体做点什么时,便只身爬出蜂巢,怀着无限眷恋惜别之情,慢慢地爬向田野,悄无声息地辞世而去,怡然地回归到大自然的怀抱中,真可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三、维护群体

群体,是蜜蜂赖以生存与发展的基础与保障,每一只蜜蜂均以群体为核心,以群体利益为最高宗旨,一切行动服从群体需要,齐心协力,众志成城,把个“蜜蜂王国”治理的井然有序,生机勃勃。为了群体的利益及兴旺发展,蜜蜂们辛勤劳作,艰苦奋斗,总是力所能及地为群体积累“财富”;当群体遭到危害或攻击时,蜜蜂们同仇敌忾,顽强勇敢地向着敌害奋起反击,纵然即刻丧命于敌手,也毫不畏惧;出巢的蜜蜂,在一定的范围内,总能准确地返回本群,如果本群被搬走,那些无家可归者便相邀结集在原址,痴心地期盼着回归自己的群体,宁可冻饿而死,也不另谋生路。科技工作者曾经做过这样一个试验,夜间关闭巢门不让蜜蜂外出,清晨打开巢门3 分钟,用摄象机记录下该段时间的出巢为387 只,马上关好巢门将蜂群运往远处,着重观测出巢蜂归来的情况。结果是:出巢蜂归来找不到本群时,表现出极大的不安和烦燥,它们萦绕原址狂飞乱舞一通后,便驻足在原址,并发出低沉地哀鸣,半个小时后慢慢由激昂变得无奈,情绪逐渐稳定下来,相邀集合在一起,默默守护着原址。晚间温度甚低风雨交加蜜蜂冻僵,逐一清点发现共有375 只,只有12 只下落不明。证明绝大多数无巢可归者牢固依恋着本群,不忘故土。

依恋群体、热爱群体、维护群体是蜜蜂的一大特性,它们紧密团结在群体这一旗帜下,亲密无间相依为靠,纵然遇到再大风险也不分离。发生灾难时,蜜蜂们患难与共,生死相顾,忠实地聚集在一起,维系着群体的生机,实在必要时可以举群迁徙,单只蜜蜂只有在极端无可奈何情况下才会有另谋高就自投它群。有一次运蜂途中发生事故,一群意蜂和一群喀蜂同时摔倒沟底,意蜂是继箱大群被摔得蜂箱解体巢脾零乱一片狼藉,而喀蜂是新箱小群则摞在意群箱上落入箱底,只是巢门剐开蜜蜂受惊却基本完好无损。两群相距近在咫尺。摔散的意蜂损伤严重惊恐万状,从烂箱底下钻出狂飞一阵后,纷纷涌向蜂王所在的一隅,马上投入到清理现场保温育虫等再建家园工作中,原以为混乱之际遭难的意蜂一定会部分偏入完好的喀蜂群内,可开箱检查发现,灰黑色的喀蜂群中并没有金黄色意蜂,说明危难时没有发生逃避、“弃国求荣”现象,它们时时处处以群体大业为重任,忠心耿耿至死不渝。

蜂群,由一只只蜜蜂个体组成,脱离开群体的蜜蜂就象鱼儿离开水是难以维继的。追花夺蜜季节,蜂群中转地车站码头货场上,来来往往蜂群遗留下数以千万计的散蜜蜂,从数量上看是相当可观的,但它们却无法存活下去。这些散蜜蜂一旦寻找不到属于自己的群体,便一反常态,就象失去了精神支柱,没有了灵魂,懒懒散散,无精打彩,再没有往日的勤奋和朝气。即使旁边鲜花盛开,也不去采集,只是在艰难地寻找、苦苦地期待,最终各自凄凉地死去。然而如果有人为之备好蜂箱、巢脾和蜂王使之聚合成群,其热情、干劲及群体优势马上就会显示出来,由散蜜蜂组成的新蜂群其产蜜量是同等普通蜂群的2~3 倍,造脾、育仔速度也快得多,充分体现了对群体的依恋之情及团结起来力量之强大。

众所周知,单只蜜蜂是地地道道的变温动物,其体温几乎接近自然温度,摄氏10 ℃以下就有被冻僵的可能;但是,由众多个体组成的蜂群则是实实在在的恒温体。试验证明,由50 只蜜蜂组成的小组,在周围气温9 ℃时可使蜂组中心温度提高3 ℃;由500 只蜜蜂组成的小蜂球其恒温能力越发明显,当外界气温0 ℃时,蜂球内部温度可提高到20~21 ℃,外界气温上升到33 ℃时,它们有能力将盛装蜂球的纸盒子内温下降1 ℃,由5000 只蜜蜂组成的小蜂球,可使蜂巢内温度调节呈直线上升或下降,在0~40 ℃的外界气温条件下,可以比较稳定的保持群内温度为3415 ℃,这是蜂群繁殖最为适宜的温度条件。从这一点我们足以看出,单只个体的力量是非常薄弱的,而群体的力量则无比强大,由“精神”高尚、行动协调、干劲旺盛的个体组成的群体,更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不但可以为自身生存发展创造所适应的条件,甚至有能力改变小环境、影响大自然,使之长久立于不败之地。

 

四、勇敢顽强

说到蜜蜂,有的人难免有点余悸,走近蜂场总是躲躲闪闪,唯恐挨螫。其实,蜜蜂并不随意螫人,不到万不得已时,它是不会轻易地动用螫针螫人的。更何况蜜蜂螫人后是要付出生命代价的。是要与“敌人”同归于尽的。蜜蜂有“博爱宽厚”的习性,对待伙伴,总是情真意切,以诚相待,倍加爱护;同时,也有“嫉恶如仇”的特性,遇到敌害,往往群起攻之,前仆后继,奋力相拼,爱憎分明是蜜蜂精神精髓之一。

蜂群管理实践中,养蜂人认为有必要收获蜂蜜时,便采取一系列管理措施,将蜂群辛辛苦苦采集加工而成的蜂蜜摇取出来,养蜂人的这近乎“掠夺”行为在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引起蜜蜂的“抗争”;但有时人走进蜂场在箱前一站却会遭到蜜蜂的攻击,个别的甚至远离蜂箱几十米也会遭到袭击,这些显明反差的事实是有其“爱憎”根源的。这是因为,前者之所以“掠”其产品还能让它俯首听命,主要是养蜂人深谙蜜蜂的生物学特性,没有、也不会对之造成根本的伤害,只要外界气候适宜,蜜粉源旺盛,随即可以采集到新的蜜粉;后者之所以挨螫,必是有其根由,首先站在箱门前就意味着阻挡了蜜蜂的飞行通道,干扰了蜂群的正常活动,再是挨螫者身上很可能有蜜蜂接受不了的异味刺激了蜜蜂,引起了它们的反感。养蜂人有时也会遭到攻击,例如,气温偏低检查时间过长影响了蜜蜂的正常生活,或者检查时不慎压死了蜜蜂,均会引起蜜蜂的敌意而招致被螫,这些时刻关注群利益的“义士”,一旦发现群体生存受到威胁,伙伴无辜遭到伤害,必定“拔”刀相助,纵然力不从心,也要舍身与“敌”抗争,拼个我死,你也活不好。

警卫蜂在巢门口执勤时,每当看到本群伙伴采集归来,便热情相迎,让路放行,如果发现异己分子(他群蜜蜂) 企图蒙混过关进入巢内,可就不一样,必定遇到坚决阻截或合力围歼,这些异己分子非但进不了蜂巢,很有可能被咬得肢折翅残,甚至当场丧命。在生与死的路口,蜜有种倔脾气:它们不畏强暴,宁为玉碎,决不苟且偷生。无论对手多么凶悍强大,只要对群体造成伤害或惹得性起,它们是从不客气、绝不容忍的,尤其对那些胆敢挑衅者,纵然是庞然大物,也必定会遭到迎头痛击。养蜂人均有同感,如果走进蜂场遇到蜜蜂绕您飞翔,绝不可惊慌扑打,纵然挨了一针或几针蜂螫,也不可乱跑乱扑,否则,即会遭到越发猛烈的攻击和螫刺,您扑打得越凶跑得越狂,挨得螫也就越多。

 

五、高度民主

 民主,是一个非常动人的政治术语,其实质是民众当家作主,有权对国政大事发表见解并参与管理。在奉行民主的国度里,人们的权力和义务是相同的,公众的意愿和利益高于一切,没有特权,人人平等,讲究公正,是理想的大众天下。那么,在昆虫世界的“蜜蜂王国”中,是否也讲民主? 既然是“王国”,难道“民众”也有当家主事的权力? 蜂王容许这样做吗? 事实肯定了这一点。原来,蜂王是蜂群中唯一生殖器官健全的雌性蜂,承担着繁衍后代、稳定蜂群情绪的使命,是所有蜜蜂的母亲,鉴于其独特的作用及辈份,赢得了蜂众的尊崇和爱戴,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照,使其享受特殊的“待遇”,故此,人们亦就爱称它为———蜂王。其实,蜂王只是担负特种任务的普通劳动者,并没有发号施令的权力,蜂国中的重大活动都由蜜蜂大众(包括蜂王) 来共同决定、实施,蜂王与其它蜜蜂之间,只有分工的不同,没有贵贱之分,它们的一切行动服从于群体需要,它们的“政治地位”没有任何区别,从治理“王国”的角度看,蜂众是主宰者,蜂王只是参与或执行者之一。

 

从某些现象上看,蜂王的活动有时还受到蜂众的制约,甚至完全听从蜂众的安排,即便有点不情愿,也得顾全大局委曲求全,很少感情用事与蜂众对着干。以分蜂为例,蜂群发展到一定程度,众蜜蜂便萌发分蜂另居的念头,等待条件成熟后便很快付诸实施。首先修筑或清理好一些雄蜂房,提前培育雄蜂,不久又在巢脾的一隅筑造起数个王台基,让蜂王产入受精卵,并精心哺育起幼王来。正常情况,幼王出房前部分蜜蜂便伙同老蜂王离巢出走,另择居所;若老蜂王素质欠佳或年事已高,幼王交尾成功后,原蜂王的寿命也就到头了。无论离家出走还是亡命归西,原蜂王都能以按部就班完成分蜂中各项任务,完全是一种顺乎民意、奉献群体的壮举。在分蜂的整个过程,蜂王与其它蜜蜂,观念一致,配合默契,共同维系着“蜜蜂种族”的繁衍大计。也有极少数的蜂王并不那么顺从,视向王台中产卵为自己的穷途末路,拒不向王台里产卵,任凭工蜂一再催请,我行我素。怎么办? 在这种情况下,众侍从蜂变成了胁迫者,它们在蜂王身边组合成两道密密实实的蜂墙,胁迫蜂王就范,最终到备好的王台中产下必须产的卵。

 

分蜂离巢出走,对个别老蜂王来说也是不那么情愿的,要知道,自从交尾成功登基为“王”以来,一直固守在这温馨祥和的蜂巢中,享受太平的日子,从没轻易迈出巢门半步,如今举家外迁岂能不留恋? 蜜蜂提前为蜂王出走做准备,首先降低其王浆供应量,使其腹部缩小,减轻体重,同时不断驱使蜂王走步,以便锻炼身体、轻装上路。分蜂出走时,更是前呼后拥你催我赶,任你再不情愿也架不住这狂热的驾护,只有顺乎“民意”,鼓起勇气,随同“儿女们”奔向新的征途。在确定新居这个问题上,众蜜蜂充分发挥了民主、协商的作用,它们事先派出侦察兵外出寻找,遍寻飞行范围内任何一处可以选择的居住点,择优拟址后,便各自回到分蜂团中向蜂众具体“汇报”情况,“汇报”主要是通过舞蹈方式进行,每只侦察蜂的发现不尽相同,其汇报舞蹈的方式、频率也就各异,它们分别表演,竞相游说,蜂众从中分辨好差,评选优劣。最后统一意见,选中一处,并选派出数只核查者前往实地复查。如果两只侦察蜂寻找到的新寓所条件相当,一时难以达成共识且分蜂时间已到时,怎么办呢? 国际蜂业名著《蜜蜂与蜂箱》是这样描述的:假若双方条件相当,一时难以统一意见时,蜂团分化为两部分进行起飞;经过一段简短飞翔后,又汇集到一起寻找一临时落足点暂住,双方再度对新居问题进行“磋商”,如能达成共识便举群迁徙,若反复协商无果也就只好来个就地改造,建筑起蜂巢权且过起日子来。

尽管蜂王的主要任务是产卵,但其什么时间产?产多少卵? 产哪种卵等一系问题,也得尊重蜂众的旨意,绝不能为所欲为。众蜜蜂通过调整巢内温、湿度和饲喂蜂王浆多少来限定其何时产卵,必要时,蜂众便将巢温恒定在34-5 ℃的适宜温度,并哺以蜂王适量的王浆促使其卵巢发育体力恢复方可产卵。至于产什么卵、产向何处、这就看群体的需要了,蜜蜂根据生存、生活及外界气候花源情况灵活安排繁殖计划,需要什么蜂它们就筑造或清理什么巢房,筑造清理好的巢房在什么地方,蜂王就会到哪里产卵,这些必须的条件全靠蜂众来创造安排,蜂王总是积极配合和遵从,并行使必需的检查监督权。对每一个可供产卵的巢房,蜂王必定进行认真检查,如发现不合格会让蜜蜂重新加筑或清理,从不将就使用。

 

蜜蜂的行为与表现证实:“蜜蜂王国”是蜜蜂大众的天下,蜂众是“王国”的真正主人。在这个“王国”里,每一成员均以群体利益为重,大家目标一致,共同努力,彼此配合又相互制约,把“蜜蜂王国”治理得井然有序,生机勃勃。

 

六、文明礼让

团结、奋进、礼貌、卫生,均为精神文明的重要内容,我们评价一个人或一个单位的文明程度,首先看其言行是否优美,再是工作成就及仪表、环境是否卫生,这些条件是必不可少的。在 “蜜蜂王国”中,你会惊奇地发现,蜜蜂的某些行为与人类竟是那样地相似。

 

蜜蜂过的是群体生活,在这个群体中尽管成员众多,事务繁杂,可它们均能和睦相处,团结奋进,绝无“窝里斗”现象,更没有“互相拆台”之事。鼎盛时期,一个蜂群中拥有五六万只甚至更多的成员,大家密密麻麻地生活在蜂箱这个狭小天地里,无论盛夏,还是严冬,都能以诚相待,相安而居,它们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视群体利益为最高利益,一切行动围绕着群体需要这一中心,紧张而又有序地运作,群体需要什么就干什么,群体需要怎么干就怎么干,只只识大体,顾全局,重实干,讲奉献,没有任何私心杂念,也无尔虞我诈之忧,大家目标一致,行动协调,配合默契,把整个“蜜蜂王国”治理得有条不紊,蒸蒸日上,称得上是团结奋进的榜样,算得上是集体主义的典范。

 

礼貌兼让是蜜蜂的一大特性。这里所说的礼貌谦让并非蜜蜂的言语多么动人好听,而是行为举止之表现,工蜂间非常讲究礼仪,懂得“礼让三先”。外出采集的蜜蜂风尘仆仆返回蜂巢时,巢门口的警卫蜂马上会主动迎上前例行检查公务,当被确认是本群的姐妹后,便立即让出通道优先放行。有时巢门口偏小,进出的蜜蜂较多,一时发生拥挤。每当此时,蜜蜂并不一轰而上,争先恐后,而是从礼让和群体需要出发,先是让争着出巢执行任务的“战友”一个紧接一个地结伴而出,再是携载归来的采集蜂连接成排鱼贯而入,最后是公务不太紧的成员依次进巢。任凭进出巢者再多,巢门口随时保持畅通无阻,且进出有序,急缓有别,绝少发生自行冲撞挤死撞伤之现象。

 

采集蜂回到巢内,往往得到热情的迎接和规范的礼遇,每当携带着新采的花蜜、树脂等重载归来,会有一只或几只内勤蜂(也有资料称其为接迎蜂) 热情地迎上前来,以触角轻轻抚摩对方的头部、背部和腹部,似有抚慰之情,也有亲昵之意;对那些有饥饿感的返巢者,接迎蜂则主动将自己的吻伸到对方的口器中,慷慨地把自己蜜囊中的蜜汁输给对方,使归巢者得到精神上的慰藉和营养上的补充,尔后再帮助它们卸下花粉篮中的树脂团或蜜囊中的花蜜。要知道,繁忙季节采集蜂在巢内只能停留约数分钟,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得要完成进食,卸载及传播、接收信息等一整套程序,按说时间是够紧张的,这些举止没有内勤蜂的鼎力协助是完不成的。所以,有人赞誉“蜜蜂王国”为礼仪之邦,看来也并非不无道理。

 

蜂群中的清洁卫生搞得非常好,这是养蜂人有目共睹的。随便打开蜂群的箱盖,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活跃在巢脾上的蜜蜂,它们一个个整洁干净;既便是繁忙季节携载进巢的采集蜂,也只有极个别的绒毛间粘有少量花粉粒,绝没有拖泥带污的邋遢相。纵然在野外采集时遭到风沙袭击,归巢前也要经过一番认真清理,将沾身的尘埃统统清除干净。

 

再看箱内,无论箱底还是四壁、框梁以及各个角落,凡能清扫到之地,均一尘不染,偶尔割除雄蜂或取蜜时散落箱内一些蜡屑虫尸,几分钟之内便会被清运出巢外。令人称奇的是,蜜蜂从来不在巢内屙便。漫长的冬季长达5~6 个月,冬眠中的蜜蜂腹内积满了粪便,尤其越冬后期更是“大腹便便”,难以忍受,可它们却以顽强的毅力坚持不随地大便,直到来春天暖,方飞出巢外进行排泄。为了保持卫生,老年蜜蜂甚至提前对自己的后事做好安排,一旦感到体不可支、生命不久时,便自觉地爬出巢门远离蜂巢,默默地爬到鲜花野草丛中,葬身于大自然的怀抱,绝不死于巢内。这样,既免除了伙伴为之拖尸之苦,又避免了尸体对蜂巢的污染,蜂国文明由此足以窥见一斑。

它是勤劳的代名词,它有不惧牺牲的勇气。每当你经过花园时,你总会看见它们,它们穿梭在花园的每